为爱流泪|流觞曲水与西园雅集——中国文化史上

作者:佚名    来源:互联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26 19:00    浏览量:

流觞曲水与西园雅集——中国文化史上两场激动人心的文人雅集

独乐乐不如众乐乐!在中国人的观念里,“朋友之道”特别重要,“朋友”被看成是五种基本的人伦关系的“五伦”之一


《左传》中说“天子有公,牛牛 游戏诸侯有卿,卿置侧室,大夫有贰宗,士有朋友。”;曾子曰“君子以文会友,以友辅仁”。朋友间互相解答疑难问题,分享对经典和道义的理解,以及艺术作品、审美体验等,能够带来极大的快乐!


所以《论语·学而》中说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”


山东临沂王羲之故居《兰亭集序》碑刻


历史上留下了难以计数的尊友、尚友的典故:管鲍知心、季札挂剑、伯牙摔琴、杀鸡作黍、雪夜访戴、千里寻嵇、阮嵇青眼、竹林痛饮、兰亭欢会、陇头赠梅、灞桥折柳、西园雅集……


这些与朋友分享快乐的文化基因,至今仍然流淌在我们的血脉中!这些故事和体验本身,足以支撑起一个伟大的情感、精神和艺术、文化的传统。


游宴之乐

早在西周时代,游宴欢会就已经非常流行了。《诗经》中有许多记载周朝贵族们“高会构欢娱”的诗,如《小雅》之《天保》、《常棣》、《鹿鸣》等。我们只须看《小雅 ? 鹿鸣》就能一目了然:


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……鼓瑟鼓琴,和乐且湛。我有旨酒,以燕乐嘉宾之心!


这分明是说,鹿在悠悠地唱着歌儿,悠闲地吃着野地里的青草;我家来了好朋友,赶紧大张筵席、吹弹作乐;弹瑟的弹瑟,鼓琴的鼓琴,吹笙的吹笙,听起来真欢快;拿出我的美酒来,让我的朋友在宴会上一醉方休,彻底尽兴!


浙江绍兴兰亭康熙手迹


而对于那些深陷现实苦闷中的难兄难弟而言,宴饮之乐就显得有些“苦中作乐”了——这种快乐,是为了消解在铜墙铁壁一般黑暗、坚硬的现实中屡屡碰壁、受挫而沉淀下来的积郁,即所谓“浇胸中垒块”是也。《世说新语 ? 任诞篇》中说:


陈留阮籍,谯国嵇康,河内山涛,三人年皆相比,康年少亚之。预此契者:沛国刘伶,陈留阮咸,河南向秀,琅琊王戎。七人常居于竹林之下,肆意酣饮,故世称“竹林七贤”。


“竹林七贤”是魏晋名士中的翘楚,他们相聚“肆意酣饮”,实际上是知心好友聚在一起,分担生命中的苦闷,一同发泄对于现实、社会和政治的不满。阮籍纵饮,是以一种戕害自己生命健康的方式,来发泄胸中的凛坎不平之气,而嵇康、山涛、刘伶、阮咸、向秀、王戎也是如此。


据说王戎投靠司马氏后,做了尚书令的要职,穿着华丽的官服,乘坐轩车,途径黄公酒垆时,想起昔日的竹林之游,不仅感慨万端:


吾昔与嵇叔夜、阮嗣宗共酣饮于此垆,竹林之游,亦预其末。自嵇生夭、阮公亡以来,便为时所羁绁。今日视此虽近,邈若山河。


这是触景生情、睹物思人的真情流露。他眼前浮现的不仅是当年七贤在竹林中酣饮高歌、旁若无人的自由自在,更是身不由己而又不便言说的恐惧、忧虑——嵇康对抗司马氏,坚决不合作,被砍了脑袋;阮籍虽然没有这么激烈,但也只能靠颓废放纵来获得司马氏的容忍,最终郁郁而终……这样的悲惨下场,有几人愿意亲身尝试?王戎说的“为时所羁绁”实则暗藏着生于乱世污秽之中,出处之间都危机四伏的人生体验!


流觞曲水

嵇康被杀,给放荡不羁、对抗权贵的名士当头一棒:要个性、自由、尊严还是要生存?《世说新语》中引用了一段《向秀别传》中的话:


后康被诛,秀遂失图,乃应岁举到京师,诣大将军司马文王。文王问曰:“闻君有箕山之志,何能自屈?”秀曰:“尝谓彼人不达尧意,本非所慕也。”一坐皆悦……


流觞曲水图景


嵇康被诛杀后,向秀看到了拒不合作的惨痛结局,就不再坚持隐居不仕了——“一坐皆悦”,其乐融融,这是用暴力和杀戮经营出来的和谐景象!不出仕、拒绝为当权者粉饰太平就要被铲除;入仕又是违心之举,所以当时许多人采取了折衷的办法:出仕但不务实,不做当权者的帮凶,而是口不议论时政、手不离麈尾酒樽,干脆悠游自在地享受人生。三五好友相聚时,或挥麈谈玄,辩论一些虚无缥缈的话题,要不就是大张筵席,品美酒、观声伎、赋新诗……总之是与现实的政治和社会保持着距离。这样的聚会,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“雅集”的滥觞。


“雅集”之“雅”,是与世俗相对而言的,是一种生活的品位与审美的趣味。尽管雅集也逃不出世俗的时空畛域,但人们总试图在世俗人生、日常生活、名利世界之外,开辟出一片宁静、高雅、绝尘的审美空间。


明文征明《兰亭修禊图》


这一审美空间,大都安放在远离城市喧嚣、人群噪杂的山水或园林中;有资格参加雅集的人,都是高蹈绝俗、不慕荣利的,至少在此时此地,要暂时放下名利之图;饮酒自然是雅集必不可少的内容,但酒就像是先行的铺垫,饮酒、声伎之欢的目的,是为了激发人的雅兴,酝酿灵感,最终为雅集者所推崇的往往是诗文或书画作品。


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。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,引以为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。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……


没错,这就是被称为“天下第一行书”的《兰亭集序》,作者是“书圣”王羲之。东晋穆帝永和九年(公元353年)三月初三,王羲之与谢安、谢万、王献之、王凝之、王徽之、孙统、孙绰、华茂等四十多位东晋名士在会稽山阴的兰亭聚会。聚会的名义是“修禊事”,也就是在水边祭祀、祈福,这是先秦时代流传下来的习俗。


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


兰亭远离都市,背靠崇山峻岭,前临清澈溪流,四周长满了绿树修篁,实在是踏青消闲的好去处。王羲之等人就在亭边溪畔席地而坐。“引以为流觞曲水”,就是开掘“流杯池”,引来溪流,顺着流水的走势设好席位,把酒杯放在水流中,任其漂流。人坐在水边,酒杯漂过来就取而饮之。因为“流杯池”大都形状蜿蜒曲折,所以称之为“流觞曲水”。“一觞一咏”就是说一边饮酒,一边作诗——这次聚会,对与会者的要求之一就是要作诗,因为有十五人没完成任务,各被罚酒三斗。


王羲之特别强调说,这一天“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!”正所谓山水之美,可以涤荡胸中尘滓,令人忘却世俗烦恼。


不过乐极往往生悲,他笔峰一转,就开始渲染浓郁的悲情:我们虽然今日在此地极尽欢快,可这快乐究竟是短暂的;况且人生天地间,如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


兰亭雅集图景


王羲之说书法是“玄妙之伎”,如果不是胸怀旷达、见解高妙的人,是学不好的;朋友交游,又何尝不是如此?


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。或取诸怀抱,晤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虽取舍万殊、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曾不知老之将至。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。向之所欣,俛仰之间,已为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。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!


在人际交往中,人的目的、好恶是千差万别的,所袒露出的情趣、性格也各异,但不论哪种情形,只要人与人一拍即合,暂时满足了内心的渴求,就会获得莫大的快乐!人生苦短的烦恼也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
待到双方熟而生厌之后,感受和心情又会有一番变化,不由生出无端的感慨!经王羲之这么一说,执着于友情的人,难免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——交友之乐真的如此短暂、虚幻、偶然么?


流觞曲水图景


王羲之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。执着的人未免要擦一把辛酸泪,通达的人则会有苏轼在《和子由渑池怀古》诗中所流露出的心境:


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泥上偶然留指爪,鸿飞那复计东西?


人生世间,如同南来北往的鸿雁一般。鸿雁踏雪留痕,不过是必然之偶然,也就是说,它要落脚停歇,就必然会在某地留下蛛丝马迹,然而,具体到哪里歇脚,不过是偶然的无心之举罢了!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不过就是这“雪泥鸿爪”,又何必斤斤计较呢?尽管享受这偶然的快乐就是了!


这就是王羲之的兰亭逸趣。他洞穿了人生之不真实、不可靠、不值得执着和留恋的真相,继而能以一种豁达的、绝俗的、摆脱了情欲物累的姿态来接人待物,用审美的方法来处理人际关系,不苛求尽善尽美、不妄图天长地久。这种心态貌似颓丧,实则是获得自由与解脱的大智慧!


真人斗牛牛棋牌

西园雅集

中国文化史上另一场激动人心的文人雅集,上演于北宋时代。宋代文人雅集更讲究形式之雅。而最能体现出这种形式之雅的,就是北宋大画家李公麟《西园雅集图》中所刻绘的西园雅集”了。


西园是东京(今河南开封)的一处园林,园子的主人王诜,是宋英宗的驸马,出身名门,喜欢收藏书画、古董。他与苏轼、苏辙和黄庭坚、米芾等著名文人来往密切,常常在府邸或园林中举办宴会,一起吟诗作赋、鉴赏古董、抚琴挥毫、谈禅论道……


北宋李公麟《西园雅集图》


王诜请善画人物的李公麟,把自己和友人苏轼、苏辙、黄鲁直、秦观、李公麟、米芾、蔡襄、李之仪、郑靖老、张耒、王钦臣、刘泾、晃补之以及僧圆通、道士陈碧虚画在一起,取名《西园雅集图》。主友16人,加上侍姬、书僮,共22人。松桧梧竹,小桥流水,极园林之胜。宾主风雅,或写诗、或作画、或题石、或拨阮、或看书、或说经,极宴游之乐。


牛牛游戏下载安装 好友玩的

李公麟以他创造的白描手法,用写实的方式,描绘当时16位社会名流,在驸马都尉王诜府邸做客聚会的情景。画中,这些文人雅士风云际会,挥毫用墨,吟诗赋词,抚琴唱和,打坐问禅,衣着得体,动静自然,书童侍女,举止斯文,落落大方。不仅表现出不同阶层人物的共同特点,还画出了尊卑贵贱不同人物的个性和情态。


南宋马远《西园雅集图》


画中之人或挥毫用墨吟诗赋词、或扶琴唱和、或打坐问禅,每个人的表情动态在李公麟笔下皆栩栩如生、动静自然,人物衣纹草石花木,每一笔线条都处理得十分精致,游动的墨线节奏率然朗快、迂回荡漾,整幅画面潇洒、隽逸、焉然欲绝。


米芾欣然为此图作记,记中有云:“水石潺湲,风竹相吞,炉烟方袅,草木自馨。人间清旷之乐,不过如此。嗟呼!汹涌于名利之域而不知退者,岂易得此哉。”


从西园雅集的情形来看,宋代文人士大夫的雅集活动,已经与魏晋时代有了很大的不同。宋太祖赵匡胤开国后定下了“不杀士大夫”的规矩,终其一朝,虽然积贫积弱,但相对来说,政治还是比较开明的,宋朝的文人士大夫,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。雅集的艺至尊炸金花下载术氛围也更加浓郁,与会者的性情、心态趋于淡泊、闲适,没有了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中所流露出的那种追问生死的紧张和焦虑。


南宋马远《西园雅集图》


在宋人这里,生命的价值和意义,已经不再构成念兹在兹的大关节、大问题了,他们已经找到了安放心灵的良好途径,那就是营造优雅、精致、绝俗的日常生活空间,把魏晋名士对于“自然”的向往,转换成一种活生生的生活现实。


书画创作、古董鉴赏、吟诗唱词、谈禅说理、抚琴弹棋······,已然内化为文人士大夫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这才是最精致、最优雅的生活艺术和生活美学!


相关新闻推荐

友情链接

  • 牛牛
  • Copyright © 沈阳莱德汽车配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辽ICP备16003431号